2004年闹非典的时候,全校封校,我想除非到了民族危难的时候学校应该是不会轻易封校的,当时应该就是到了民族危难的时候吧~

封校的那一两个月里,是我上大学最最省钱的一个月,因为有钱没处花,除了吃饭,想去上个网都没法上,因为学校外面的网吧在你无法出校门的情况下也是无法去的~传说因为非典,很多个网吧都倒闭了 。在还没封校的时候我们其实对非典是没什么害怕的,大常非常的厉害在我们封校的前一个星期刚偷偷的去了次北京,去和他的女人幽会,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因为不知非典何物!在又溜回学校后,马上学校就封校了。这家伙这时才感到了害怕,天天量体温~

封校的时候也是我们全班同学一起玩钓虾的时候,学校有一个烂+臭的水塘,在平时大家有事不去注意的时候就是一潭死水,可是当有人发现可以用几块烂鱼就可以十分轻易的钓出一种叫做“龙虾”的生物时,整个学校沸腾了,因为这种生物在越是环境恶劣的环境下生活的越是滋润,也越是蠢笨。我们向别的同学要一只龙虾,然后五马分尸,用根绳绑着放到水里,过一会儿感觉绳子一沉然后慢慢提上来,临到水面就可以看到一只死死的用它的大鳌夹着他同伴的肉的龙虾。这时只要用网兜一捞,钓虾成功~ 当然有人半夜12点还在水塘边钓虾。。。后来班上还举行了“龙虾美食节”,一群人围着屁股一个人看他用火烧热的油把虾往死里整~

当然非典的时候也有非要出学校门的阿江。他是一个很不合群的人,来自比较贫苦的农村,是一个读死书的人,学习成绩越棒,但做实验时却手忙脚乱,被实验老题批评后不知为什么就偷偷的从学校溜出去了,然后被学校开了除,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他在我们学校的周围在拣破烂(反差很大是不是?我也这么认为,郁闷!),在他说话他总是在傻笑不语后,我和同学给了他一些钱,后面再也没看到他~

其实我们班走的人一共走了三位,还有一位阿郎,玩传奇玩的不上课被学校叫来家长然后留了一级后退学了,所以我十分同情在网吧玩游戏的人,特别是在网吧玩网络游戏还上瘾的人,他们想在网络中想离开现实,可是现实总是象魔鬼一样死死的缠着他们,虚幻令他们分不清了现实,也许是他们有意要分不清现实。于是乎,一些人利用网游发了家还至了富~ 还有一位阿春,他走的原因很不好,就不说了~

从大一开始,同学们都其实都有过找女朋友或男朋友的历史,或明或暗,或成或败。感谢Tencent公司的QQ为广大想找女朋友与男朋友的同学们架起了一座友谊的桥粱,感话珊瑚虫QQ的IP功能,令我们可以精确的找到我们想要命中的目标不。当然很多时候大家是利用了自己的火眼金睛看了某位MM的QQ,然后一段邂逅般的爱情轰轰烈烈的展开。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