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时间没写日志,一定有不少的人不来了,为了挽回我的损失,我打算与大家一起探讨一个在下一代IPv100网络基础进入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交互问题……

当然,我也很忙,W3C的几个会议我也要参加,业界的几十个标准也需要我去最后拍板,新买了几百架战斗机装不了AK47,懒得去坐。还要去火星参加他们举行的最终呈现前端计术报告会。上次坐他们飞碟去的,Y的,没有便便的地方,全尿到裤子里了,还说是可以循环再利用,这次造了几架航天飞机,里面有半个机身都是便便的地方。

最近,也小作了点学术方面的研究,发现原来原来一般普通人是用键盘和鼠标来用电脑的,96.5687956654%的还是用右手用鼠键,99.56515649513%的人用中指操鼠标滚轮(默认大家都用有滚轮的鼠标),98.91464651516%的人是用两个眼睛来看屏幕,只有0.00000000000000000005465521628%的人可以识别网页中的所有符号,而且识别这些符号的人的分布与地球球状体表面人口分布有相当的关系。同时也与以前接触过的符号的经历成很大成度的关系。

在深入分析后,我发现在上网的人群中有6.156165165165%的人(特别是男人)喜欢在别人面前卖弄一些让人难理解的话,然后在女性眼中他们被认为是难以捉摸的男人。当然也有某些群体把这些难以理解的话当成他们的吃饭的本身,比如时常有人说CSS,HTML之类。

一般而言,人类是以符号为单位而加以区分的以群体出现的单位,这些个体通过各种的符号进行交流。当某些个体说出另一些个体不知道的符号时,一般另一些个体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从而产生强大的好奇与探究心理,特别是一些与平常生活相关的词,比如说“BLOG高潮”。BLOG为什么高潮,BLOG高潮是什么,这些都会成为吸引人类的潜意识作用力。

一个可以熟练运用这些符号的人(不是认识和会说)可以通过符号产生十分强大的威力,比如有人可以运用符号这样来表达一种奇怪的思想:“不过这一次,马云似乎失算了。”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表达了运用这些符号的人用转折的方式说明,某位地球人“好像”没有没有达到他的目的,到底是好象失算了,还是好象没失算,运用符号的人很巧妙的利用了一种叫“语境”(我叫做“符号环境”)的东西给人类一种暗示……

现在,通过我收集来的数据显示,已经有很多人认识到了这种符号的作用,所以他们通过一种叫做“BLOG”的东西来锻炼他们运用这些符号的能力,通过这种东西,他们可以运用符号来研究符号,比如很多人在研究的“HTML(成套出现的符号)”“用户体验(一般而言,研究的人喜欢自认为是“用户”)”“美女(一般是看起来种族延续能力强的女性)”。

嗯,就写到这儿吧,我还要去看看刚刚在月球里面安装的恒星能量收集器怎么样了。我打算用他做为一个月球动力的来源,然后把月球搞的离地球再近一点,这样看起来他更大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