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有三个节目我很喜欢,一个是大学生表演的《进城》,然后是打工子女的节目,还有赵本山的《策划》。

《进城》这个节目,以大学生为主体来表演已经是在暗示目前进城的人们已经不再是以农民工为主体了,新一代的大学生们将成为外来务工人员的主体。同学们看了这个节目之后,一定会很伤心,因为大家大学毕业后,可是就只能当扫地的、装修的、开车的……

打工子女的这个节目,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你的日子还不错,有人比你还要惨。你在家里看电视,别人家的孩子上不了学(或者就是你家的孩子),再次真实的再现了中国的社会各等级已经慢慢形成,如果你Y出生错了等级,你就只能在春晚上成为赚取别人眼泪的道具……

本山大叔的《策划》,更加是在侮蔑“策划”这个职业(因为我的岗位就是“策划”),难道说做策划的就这么会炒做?就这么有钱?当然,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起马为我们做“策划”的人又指了一条生路:忽悠!什么合同啊,什么下蛋的公鸡啊,全是忽悠出来的。可是如果把“策划”与“忽悠”画上等号就真是太2B了。忽悠来忽悠去的,有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