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有网络有了一点关系,而本身就常上网的人,和网络的关系就更多了。他(她)的很多个人信息,非常可能遗留在互联网上。从前有福尔摩斯,他打量你一下,就演绎你的来龙去脉,今天的搜索高手,千里之外,搜出你的一切。如果你在OICQ上碰到一个陌生的MM,如果你知道她的一点点真实的东西,比如。。。。其实,你也有机会当一次福尔摩斯,演绎致命的吸引力。嘿,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有一段电子情缘哟:-)

  一个搜索高守和一个MM在OICQ
             ——-这可是真实的如果你信的说。

Ray: hi,看了你在新浪的贴子
妮妮: 噢
Ray: 还有点意思
妮妮:
Ray: 你说话很干练嘛
妮妮: 嘻
Ray: 来自广东
妮妮: 对
Ray: 说粤语的人都不太会说普通话,是吗?
妮妮: 我不是广东人
Ray: 你在和十个人聊天吧?
妮妮: 我在上班
Ray: faint 我也是
妮妮:
Ray: 我是做IT的,你呢
妮妮: 软件开发
Ray: faint 听人说做技术的女生都是恐龙
妮妮: 因为他们没见过我
Ray: 可我们公司技术部的女生的都是这样呀@.@
妮妮: 你好可怜
Ray: 广州有十一所高校有计算机系,你是那一所毕业的?(搜索一下,知道 广州有十一所高校有计算机系)
妮妮: 我在北京读的大学
Ray: 天,我现在也在北京,真可惜
妮妮: 可惜什么?
Ray: 如果早一点,说不定可以认识你。
妮妮: 我家在北京
Ray: 呵,真好!北京大妞。很高兴认识你!
妮妮: me too
Ray: 北京最近很多学校在校庆,不想回来看看?
妮妮: 对呀,我们学校是上周末,我们班很多同学都去了。
Ray: 毕业这么多年,聚一聚蛮有意思的。
妮妮: 嘻,我才毕业
Ray: (搜一下先,上周末校庆,有了,是化工大学的,上学校主页看一看)
噢,你们班只有26个人呀?
妮妮: 嗯?你怎么知道。
Ray: 嘿,小生是搜索高守。古有福尔摩斯,今有搜索引擎。没听过吧?
妮妮: 你福尔摸死?
Ray: (小妮子,骂我,找找她们的班级校友录。。。有了。。。)
郑小莉!你敢骂我!
妮妮: 天。。。。。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李明?
Ray: (这李明是谁?翻一翻先,噢,她们在日本的同学,她俩是不是。。。不理先)
你们班就一个郑小莉在深圳,难到不是你?我可不是那个在日本的李明。
妮妮: 你。。。。。。
Ray: (看一看班级通信录,天,连手机号,工作单位都有,给她手机发一个MSG先:hello,ray 很高兴认识妮妮)
我的手机是1388292876,菲969蓝银色,支持中文短消息,欢迎拔打
妮妮: 真服了你,你是南方人吧?
Ray: 嗯?你怎么知道!
妮妮: 感觉
Ray: faint 我靠搜,你靠感觉。有意思。
妮妮: 工作忙吗?我们可是累死了。
Ray: (天,校友录上有照片耶)
你长得不错嘛,还有点气质。那张雪景的照片在哪照的?
妮妮: 多谢夸奖,那是在北京效外。好想北京哟,现在有没有下雪了?
Ray: 前几天下过了。对了,我这个人比较公平的,看了你的照片,我也可以给你看我的。
妮妮: 那好呀!
Ray: (OICQ对传过去)
接好了!我很重的。
妮妮: 呵呵,你的样子很怪。
Ray: 我很丑,但我很深情:P
(小妮子,说我难看,再查一查她,看看有没有什么简历在哪个人才网站)
妮妮: 我没说你丑呀
Ray: 差不多了。你男朋友去日本了?听说你们学校有公派日本的。
妮妮: 是呀,日本是个好地方。
Ray: 我也是今年毕业的,我女朋友去了法国。
妮妮: 真巧。人生到处何所似
Ray: 应是飞鸿踏雪泥。。。(faint其实我不会,是搜的)你也喜欢苏东坡?
妮妮: 上了年纪的人才喜欢苏东坡。
Ray: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顾计东西。。。于70年代的人也都老了。看看现在的网易自建聊天室,什么四十岁女人、十几岁北京高中生,都没我们的地了。
妮妮: 也不真是这样
Ray: joke
妮妮: 我不常聊天的。
Ray: 我也是,主要是上学的时候玩BBS聊多了,没意思。女生少上网也对,网上多了会起青春豆。
妮妮: 我早过青春期了。
Ray: 对了,你写程序,每天面对电脑,可要多锻炼,不然定面色灰暗。
妮妮: 没时间呀。
Ray: 你们办公室不是在10楼吗?每天不坐电梯不就行了。
妮妮: 你怎么知道我们办公室在10楼?
Ray: 嘿,不还是校友通讯录上的吗。我现在以班级好友身份加入你们班了,今后我们就是一班人了
妮妮: 你这个坏蛋
Ray: 嘿,不好意思,我找到了你的一份简历,看来你在学校成绩很好嘛。得了两次一等奖学金,三次二等奖学金呀。请客先
妮妮: 下次回北京再说吧。
Ray: 什么时候回来?
妮妮: 元旦,可能的话。
Ray: 好呀,回来我请你游泳好不好。看你的简历,得过学校的自由泳比赛第三呀!知道吗?小生我一直是我们学校的蛙泳冠军
妮妮: 真的吗,那元旦我回北京倒想和你比试比试。
Ray: 好,说定了,不见不散
妮妮: 不见不散

  就这样,搜索高守Ray,无意中认识了妮妮,仅仅凭妮妮是做软件开发的,她在北京的母校上周末校庆这两条信息,便在互联网上了解(搜索)到了妮妮的一切,发展出一段电子情缘。越来越多的人在互联网上遗留下越来越多的个人信息,如果你懂得寻找,说不定也会找的到那根属于自己的红绳呢

引自http://www.google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