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悠然醒转的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在一具软榻上,鼻子很不舒服,原来是一根橡皮管子。再看四壁洁白,这才意识到我在医院。当我目光再次游走,看到窗外的刹那,目光停滞了。是那我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你也正凝视着窗内。那双眼睛就和我初见你时一样平静,漠然。对我来说那眸子里是一片死寂。我想那里有我读不懂太多的深邃。我显然失神了,而你仿佛也觉察到。当我黯然神回的时候,才记得起身迎你进来。我发现我的身躯竟是这样的虚弱,我不能请自为你开门,拉你坐我床沿,和你聊天。我努力想起身,可是我一切的的努力只换来我最终手指小小的弹动。奇怪,我怎么不能动了,甚至我听不到我见你时的心跳,难道我……当我心思百转未暇,忽觉得自己化成了两半,下面的我冷冰冰,沉甸甸,上面的的我轻盈盈,往上飘。我在空中,惊奇之于而又转为莫名。我一直往高处漂,越来越远,越来越高。我伸出手来想抓住你手,可是划过我手的只有空气,我只感到风划过手指的流动。天使在前面召唤,我无法在空中停滞片刻,无法。

  . ,

  

  ,使,,;qq,,,,;

  

  

  最后一夜,我会幻化为流星,离你远去。

同学写得,非常好,大家PP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