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你正自由自在的畅游在网络之中,电脑屏幕以外的世界与你无关。等到下线的时候,就开始不客气地收敛笑容,给那些固执的人一张正义的脸。想象着各种目标,思绪就得无绪,现代人活得很累。当处于思绪的混乱中,内心就会失去平衡,变得没有条理,生活的目的也跟着盲目起来。结果变成“为明天而明天”的生活痛苦者。其实,花上一点时间,心平气和地问一问自己:你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才是人生中最主要的?这是,你才会明白,你要的只是一种平静中的快乐与现实中的宁静。是你身边那些最近的事物,而不是那些遥远的目标。人对生活的迷失,一般来讲,都是索要或所想的太多,而又一时达不到目的造成的。而只要专注下来,一心一意,又轻松地去做事,这时你才能变得比较快乐而又有成效,也不会被那么多的目标所淹没。
在这个暑假,站在领奖台上的人们成为主题,虽然,男足在没有郝董时,就没有了一蹰而就的能力,但他们已经尽力了,中国奥运代表团以32枚金牌获得了奖牌榜第二的成绩,在分享这些带给我们的快乐后,有时回想起来,仿佛这些又不是那么令人激动,大家只不过都在追逐名利吧了。如果你曾是一只威气凛然的虎,为什么要变成媚态十足的猫?如果你曾是翱翔天宇的雄鹰,为什么变成逐臭的苍蝇?
在《醒世恒言》里有个小故事,大意是苏州盛泽镇上,有个小户人家施复家。他们有张织机,养几筐蚕,缫丝织绸,生活过得还可以。他们织的绸,光彩润泽,在市场人们争相购买,施复赚了许多银子。几年之后,他们增买了三四张织机;不到十年,积累了几千金,又买了两所大房子和三四十张织机,雇人织绸。施复由开始自己织绸直到发展到雇人织绸,到最后每日什么事也不做,就可以日进斗金,仿佛有些怪异,但是,比尔说过:世界是不公平的,你要学会适应他。
电视仍然是暑假打发无聊的最佳方式,从电视中也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记得几年前看吴宗宪的《猜猜猜》时,有次节目请来了日本的几位明星,进行到一个要主持人对明星自由发问,明星回答的环节,宪哥忽然一本正经地说:提问千万不要提那些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事哦。当时不觉得什么,但现在回忆起来,不禁为宪哥的智慧折服,因为这句话明显是句多余的话,可是宪哥为什么要说呢?这分明是在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余秋雨先生也是在电视上常常看到,但有次在报纸上看到有人说他是在文革期间,姚文远手下的文化写手,专门从事攻击要打倒的人的文字工作。但余先生从来不承认。看来,每个人都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想起蝙蝠侠的身世,蝙蝠侠的父亲是一个大富豪,在幼年蝙蝠侠亲眼目睹父亲被人杀害,从此立志打击黑恶势力,但他心里始终有一个阴暗面——他是一个利已主义者。还有超人和蜘蛛人,超人是从科技高度发达的氪星来的外星移民,来到地球,虽然他常常帮助别人,但某些地球人却厌恶他这个移民者,和他做对,从某种意义上说超人也不过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蜘蛛人命运就更加奇异了,他是个整天被生活中各种烦恼困饶的人,失业、帐单、单身、不被赏识等等,但他又不得不去成为一个拯救别人的英雄(被一只怪蜘蛛咬了后),隔着那层蜘蛛面具是两种不同的人生,在两种人生中,蜘蛛人,他只不过也是被命运操控的木偶。
这些便是我在暑假的一点思想,很多内容是抄的。

打赏